|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小米解套

2019-02-18 17:42 | 作者: 梁睿瑶,程璐

123

为应对股票解禁期压力,申博直营现金网和他的小米正在使出连环计。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梁睿瑶 程璐  编辑丨齐介仑  头图来源 | 被访者供图

 

严峻考验接踵而至。

1月9日,港交所上市半年期已过,小米集团股票迎来首个解禁日。

股价下行压力已在预期之中。1月9日,小米集团第一时间发布公告称,董事长兼CEO雷军、高级副总裁兼CFO周受资及其他控股股东均自愿承诺,将手中持有的股票继续锁定365天,以此表明对小米股票长期价值的看好。

即便如此,小米当日股价仍应声下跌6.85%。

等待解禁的小米股票持有者,包括7家基石投资者、50余家机构投资者、4名个人股东,以及众多小米持股员工。7家基石投资者认购成本为发行价17港元,账面浮亏,抛售意愿较低;但早期投资者及小米员工,持股成本极低,抛售意愿强烈。

1月14日,有报道称,小米第四大股东、俄罗斯著名投资人、DST创始人尤里·米尔纳(YuriMilner)主导的Apoletto Managers基金,减持小米股票5.94亿股,套现逾60亿港元;1月16日,有未披露的早期股东售出2.31亿股B类股票,套现约21.8亿港元。

小米集团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3月31日,小米员工共14513名,其中5500名员工获得了以股份为基础的奖励,换言之,超过1/3的小米员工拥有期权,平均每位得到32831股。

《中国企业家》了解到,小米员工平均年薪28万元左右,低于当前BAT等一线互联网公司平均薪资,加之持股员工行权价仅为0~3.44美元,因此,即便小米股价接近腰斩,仍有大量员工愿意售出部分股票以改善生活。另外,由同事代持的小米已离职员工的股票,需要在解禁3个月内变现,这便令股价压力更加雪上加霜。

这是一个半年间从爆冷到更冷的故事。

2018年7月9日,小米在万众瞩目之下,成为港交所首个同股不同权上市公司,创造了香港史上最大规模科技股IPO神话。尽管上市首日报收16.8港元,已跌破17港元发行价,但彼时雷军仍不无骄傲地表示,在资本市场大势不利的情况下能够上市,这本身就是巨大的成功。

小米股价首战即遭滑铁卢,此后一直振作乏力,迄今仍在低谷徘徊、不断下探。特别是1月16日,小米集团收盘9.70港元,创上市以来股价新低,相较之前股价高峰22.20港元,跌幅超过56.3%。

内外交困

2018年下半年,香港恒生指数下跌7%,全球资本市场平均下跌了8.6%,小米之困与之不无关系。

在接受《中国企业家》记者采访时,艾瑞咨询首席分析师李超认为,国内上市公司股价下跌、甚至腰斩,并不罕见,除了公司自身原因,还要结合整个大环境去看待;另外,股价波动对于一家公司的发展而言,并不会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业界普遍认为,资本寒冬下,新经济独角兽股价不如经济情况好时很正常;另外,新经济企业估值存在泡沫,这是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的缘起,经此洗礼,可去芜存菁。

小米在不断释放“好消息”。

1月19日,法国巴黎,小米香榭丽舍大街店正式开业。在此前一天的微博上,雷军兴奋地表示,当地时间凌晨三点,已经有不少铁杆米粉开始排队。“其中有1/4左右的华人,其余均是外国人。”

小米欧洲市场业务推广迅速,然而,机构评级总体看来并不乐观。

摩根大通在1月8日发布的报告中分析称,小米欧洲市场的强劲表现被国内市场的疲软抵消,在一向势如破竹的印度市场,三星的中低端机策略也将对小米造成压力,预计小米的印度市场有下行风险。

摩根大通据此对小米集团投资评级,由“增持”降至“中性”,对小米2019年年底的目标价由18港元降至10.5港元。

1月11日,国金证券给出的投资结论称,小米面临基本面与估值的双重压力,尽管近期股价出现大幅调整,但在老股东减持叠加国内消费前景低迷的背景之下,依然难以看到支撑小米股价的积极因素,因此国金证券下调了对小米业绩增速的预期和相应的估值水平,将投资评级调降至“中性”。

1月17日,美银美林发布研究报告,将小米2019及2020年盈利预测分别下调24%,同时将目标价由11港元降至9港元,重申“跑输大市”评级。

同期,德银、花旗、高盛、中金等机构,对小米的硬件品牌转型、IoT业务、海外互联网业务等抱有相对乐观预期,仍维持了“推荐”或“买入”评级。

机构评级扰动持股人的信心。解禁之前,小米股票每日成交量在3000万股左右;解禁前一日成交量突然升至9110.64万股;1月9日解禁后,小米股票交易开始活跃,此后两天的日成交量均超过2亿股。

“就小米的股价走势和现阶段市场情况来说,现在并不适合大规模解禁抛出。”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向《中国企业家》表示,小米应该等到股价更高、市场更好的时候解禁,这样对公司的股价冲击会相对小一点。

付立春认为,市场恐慌情绪之下,持股人可能会作出一些不理智的行为,比如抛压,也就是股票上涨或下跌到一定阶段,人们因为不看好未来走势而抛售股票,进而对股价形成压力,而小米解禁期抛压更甚,尤其持股员工颇具动力,即便雷军团队大力回购,仍很难阻断跌势。

大鳄淡出

1月17日、18日、22日,小米连续出手,进行了3次股票回购,总额接近2亿港币。这期间,小米股价只在1月18日有4.31%的明显涨幅。

“回购股票对提升股价难以起实质性作用。”南开大学金融学院教授李全对《中国企业家》表示,这里面的核心问题是,解禁后出售的量和回购的量是否能够持平,如果解禁后出售的量明显更大,那么股价仍然有下跌的压力。

为了证明自己被低估,同时为了显示自身股票的长期价值,很多互联网上市公司会选择回购股票。2018年9月7日~10月12日,腾讯在股价受压较重时,曾分24次陆续执行了总计284.8万股的回购,共计8.87亿港币,其中首次回购2.27万股。

“腾讯的回购对稳定股价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关键原因在于它的回购目标明确,并且把握住了回购时机。”李全称,回购的股票在流通股中的占比不应太小,否则甚至会起反作用。

微软和苹果都曾多次回购股票。

2016年9月,微软宣布了一项总额高达400亿美元的新股票回购计划。彼时微软市值约4400亿美元,而回购股票约占总市值的10%。

2018年5月,在2018财年第二季度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苹果CFO卢卡·梅斯特里宣布董事会已批准一项新的1000亿美元股票回购计划,并将加派股息。苹果本轮股票回购规模在公司总市值中的占比也已超过10%。

相比之下,小米回购股票总计约2亿港币,而其当前市值2500亿港币,与微软及苹果相比,至少差了两个数量级。

“小米想直接通过更高价格的回购,以直接买卖来引导交易量的上升和交易价格的上行,但从回购规模来看,占比非常小,因此这方面的作用比较有限。”付立春认为,小米此次回购,更大的作用在于向市场传递信号。

一些早期投资人似乎并不买账,要急于退出。其中,前文提及的DST创始人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尤其受关注。

根据彭博社报道,尤里·米尔纳在1月9日解禁日当天售出近6亿股小米股票,持股比例从9.25%降至4.99%。

业内人熟知,尤里·米尔纳是Facebook、Twitter、Airbnb、阿里巴巴、京东等全球知名互联网公司早期投资人,在投资界战功赫赫。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尤里·米尔纳与小米创始人雷军有着不错的私交。据称2012年5月在北京举行的第4届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尤里·米尔纳曾与雷军就“如何做好一个天使投资人”这一话题,有过公开而深入的交流。2014年8月,被比尔·盖茨点名“冰桶挑战”之后,尤里•米尔纳在社交媒体上点名雷军接力下一个。

但投资说到底还是一门生意,而生意便不能不谈回报,曾多次公开表示在很早期就坚信雷军能够做出一家超过1000亿美元公司的尤里·米尔纳,已大幅减持,而此举被认为是退出的前奏。

对此,小米官方表示,股价短期承压期间,投资人更替很正常。小米提供给媒体的官方资料中引用业内人士观点表示,对于公司本身,旧的投资人离场,转成新的机构投资人持股,股价或有机会摆脱技术性卖压,而当卖压解除,股价开始回归公司基本面后,看好小米的投资人自然会开始进场。

首都经贸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施慧洪告诉《中国企业家》,小米的基石投资者和F轮投资者进场时,成本为每股14~17港币,目前他们均处于亏损状态,这影响了市场对小米的信心;但在这种情况下,相比个人投资者,机构投资者能够更加客观地看待小米当前的问题,若是看好小米的潜力,他们会长期持有股票,这的确有助于小米股价的稳定。

远期战略

面对半年来萎靡不振的股价,特别是当前解禁期压力,除了股票回购之外,小米开始亮出系列动作。

小米股票解禁前3天,也即1月6日,TCL集团发布公告称,TCL接到小米通知,基于对TCL价值的判断及对TCL经营策略、核心竞争力、行业地位及文化价值观的高度认同,截至2019年1月4日,小米已通过深交所证券交易系统在二级市场购入TCL股份共计65168803股,占TCL总股本的0.48%。

事实上,小米与TCL的合作历史较长,小米电视就是由TCL代工。2018年3月,TCL曾对外表示,会与小米在电视制造和手机屏幕方面展开合作;同年12月29日,小米与TCL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意在强势发力大家电业务。

1月9日,股票解禁当日,雷军在承诺锁定股票一年的同时,宣布了上市时“99亿”奖励金的动向:全部捐赠给慈善基金,用于慈善用途。《中国企业家》曾向小米方面问询该笔慈善基金的具体安排,但一直未获确切答复。

雷军表示,自己从未真正拿到过这“99亿”,事先也并不知情。

艾瑞咨询首席分析师李超认为,以小米公司体量来看,创始人兼CEO拿这么多股权激励其实也正常,其他A股上市公司也会以多种方式给予创始人“激励”,但“99亿”被公开报道后,容易引致仇富心理,造成负面舆论压力。“小米选择在解禁时公开这笔股权激励的动向,显然是想对市场产生积极影响,而不是相反。”

在产品推新上,小米也在加快步伐。

1月10日,小米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宣布红米Redmi成为全新独立品牌,并发布了旗下首款新品Redmi Note7;此前一周官宣加入小米的前金立总裁卢伟冰,以集团副总裁兼红米Redmi品牌总经理的身份,在此发布会上正式亮相。

1月23日,小米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林斌将一段视频上传到了微博。视频中,林斌在用一部手机浏览网页,该手机屏幕可向后折叠。这便是小米可折叠手机的原型机。林斌称,这是全球第一台双折叠手机,目前尚未量产。虽然产品曝光后,小米与柔宇迅速陷入口水战,但折叠屏手机这一形态无疑已成热点。

1月26日,小米公司产品总监王腾发出这样一条微博:“布发年9102在会9米小。”反过来读就是,“小米9会在2019年发布”。约20分钟后,雷军发布新微博,显示的手机型号由之前的“红米Note7 4800万相机”变成了“小米手机”。

外界猜测小米9或许会在近期发布。

近日,小米官方确认,2月20日,搭载高通骁龙855处理器的小米9将正式发布。2月15日,雷军就此发微博称,小米9的目标是与三星比速度,力争骁龙855全球首发,而这将是一款“好看又能打”的手机。

不过,上述产品创新策略并未对小米股价产生明显提振。南开大学金融学院教授李全认为,推新品、与明星企业开展战略合作等,如果对生产经营没有实质性改善,那么长期看,效果有限。

1月11日,雷军在小米年会上称,2019年,小米将启动“手机+AIoT”双引擎,这将是小米未来5年的核心战略;未来5年,小米将在AIoT领域持续投入超过100亿元。

如此大力度下注,足可见小米对AIoT寄予厚望。但“All in AIoT”能否让小米力转颓势、赢得未来,同时给投资者创造丰厚回报,目前仍远未可知。

雷军说,他在等待春天,也就是5G时代的到来,因为届时将出现新一轮换机潮。

但业界普遍认为,如今距离5G大规模商用至少还有2~3年。先且不说小米能否在5G时代一骑绝尘,即便会有耀眼表现,这接下来两三年的持久战如何打,如何让投资者也坚定相信,仍极具挑战。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

网站地图 申博现金百家乐 申博游戏下载 太阳城登入 菲律宾太城申博
太阳申博开户登入 四川申博官网登入 申博18shenbo现金登入 申博怎么下注不了
申博娱乐开户 太阳城app下载 网上百家乐 太阳城会员登入
澳门百家乐 申博现金百家乐 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登入
申博游戏 ag真人娱乐 申博现金百家乐 太阳城亚洲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