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史上最大飞机A380因何将被终结

2019-02-20 11:00 | 作者: 徐硕 来源:申博直营现金网

最致命的不是体积大、成本高、维修费用贵,对市场形式的错估才让A380陷入尴尬的境地。

综合整理 | 徐硕   编辑 | 徐昙

 

一个美好的开始,一个尴尬的结局。

空客(空中客车工业公司)怎么也没想到,对市场形式的错估及误判,让A380走进了一个死胡同。2月14日,A380的最大客户阿联酋航空将其订单量由162架缩减至123架,导致订单量严重不足,已无法支撑生产,遂决定于2021年停止生产交付。

“由于(阿联酋航空)的决定,我们没有A380客机的大量需求,因此没有理由来维持A380继续生产。”空客CEO汤姆·恩德斯(Tom Enders)表示。根据相关声明显示,尽管未来两年,空客还将继续向阿联酋航空交付订单中剩余的14架A380飞机,阿联酋航空也将会向空客购买40架A330-900客机与30架A350-900的双发宽体客机,但不幸的是,A380还是让空客在2018年损失了近4.63亿欧元,未来还将影响该公司3500个工作岗位。

这架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民用客机机型原本被空客给予厚望。20世纪90年代初期,空客投入了高达250亿美元的研发资金,着手研发A380,以挑战美国公司波音747超大型客机,并试图打破其对长线运输的垄断。据了解,A380不仅拥有双层客舱与四台发动机,内部还配有淋浴间等设施,飞行距离可达15000公里。与现有的最大机型相比,其载客量多出近40%,达555人。

而空客公司和波音公司作为世界航空制造业的两大巨头,共同掌控着全球民用客机市场。可不论是当时还是现在,美国一直都是世界民用航空领域最大的市场,而波音公司作为美国最大的工业出口公司,对本土市场的垄断不言而喻。事实上,即便A380顶着光环诞生,吸引了来自全世界航空公司的目光,最终也没能拿下来自美国的一架订单。

被全世界抛弃的A380

2月7日,澳洲航空正式宣布取消了2006年订购的8架A380订单。出于某些原因,这笔订单一直未能完成交付,空客方面称已同意澳洲航空的“订单修正方案”;2018年12月,香港航空也宣布取消早前订购的10架空客A380客机订单。除此之外,自2015年以来,空客几乎就没有收到过任何A380的订单,反倒是不断有航空公司取消订单,即便是德国汉莎航空、法国航空也都相继削减了订单。由于订单匮乏,2017年A380就差点儿被迫停产。

据空客方面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空客仅收到331架A380的订单,其中234架已经交付,其余87架中有53架属于阿联酋航空,8架属于澳洲航空、20架属于美国飞机租赁公司Amedeo,以及俄罗斯洲际航空与全日空各3架。然而不到一个月,这仅存87份订单就打了水漂,各大航空公司纷纷取消订单,最后仅剩未交付给阿联酋的14架订单,A380也是有苦说不出。

要知道2005年,第一架A380在法国图卢兹首飞的当日,为了迎接世界各国来宾、媒体和粉丝,当地部门临时准备了可以容纳1.5万辆汽车的停车场,并从临近城市调派了400名警察来维持秩序,更有一些狂热爱好者在当地安营扎寨一个多星期,只为捕捉起飞瞬间。而在随后的首次跨洲长途飞行测试中,A380更是赚足了眼球,途经新加坡、布里斯本、悉尼、墨尔本及吉隆坡,所到之处备受瞩目。再加上从机上酒吧到机上免税店,从一等舱包厢到含淋浴的套房,A380这架巨无霸飞机满足了大多数人对豪华服务的所有幻想。

曾经的A380有多辉煌,如今的处境就有多惨淡。

还是在图卢兹,首批的两架仅服役10年便退役的A380无奈的躺在机场的空地上,等待命运最后的审判。由于没有航空公司接手,维护成本又极其高昂,A380最终等来了“被拆解”的安排,而拆解下来的零部件会再次投入市场使用。可能连空客也没想到,自己花重金“培养”出来的A380会宛若废品一样被买家出售。

隐患早已埋下,只是空客不自知。

由于空客作为欧洲航空公司的联合企业,像A380这样大型客机的生产制造必然分散到各个国家,比如其客机机翼在英国生产,而机身的前中后段分别由法国、西班牙、德国的工厂制造生产,分散的生产线导致其售价及成本颇为昂贵。再加上很多超大部件不能通过航空运输,据界面报道称空客不得不为其创造出一个耗时耗力的多方式联合运输解决方案,需要通过2000公里海运、8天内陆水运、240公里陆路,才能运输至位于图卢兹的总装线上。这也是为何空客会一再推迟A380的交付时间原因之一。

另外由于A380的运营成本巨大,使得很多潜在买家不敢出手购买。路透社曾报道一架A380的内部设备翻新约4000万美元,上座率又不能保证,很多机场的建造不符合A380的停落要求,机场为了满足其飞行,还要重新修建跑道及航站楼,投入远大于预期。

然而成本、维修费用高昂,推迟交付时间都不是最致命的,对市场形式的错估才让A380一脚踏进了深渊。

在A380出现之前,世界上最大的远程客机便是波音B747,载客量达416人,而彼时的空客凭借A320系列在市场站稳脚跟后,为了提升企业形象,挑战波音的垄断地位,便成了当下最重要的战略目标之一。而波音也没有继续研发新型B747宽体机的计划,当本世纪初这批B747退役后,将无人代替。

再加上彼时的空客和波音都认为,随着人口增长和全球化的深入,对航空的需求量也会持续增长。在空客看来,超大型飞机是解决客流量和跑道数量间矛盾的主力,而A380可以将一个航空枢纽聚集的人群运到另一个航空枢纽,通过小飞机再向其他机场分流。但实际情况却是,客流从主要的航空枢纽分流到二三线机场,导致二三线机场乘客数量明显上涨,而航空公司也更愿意通过点对点的直飞模式,通过增加中等运力飞机的航班频次来舒缓运力。

在这一点上,显然波音押对了。从2005年起,也就是A380首飞之际,波音反倒放弃了大型机的市场,转而建造一种体积更小、燃油经济性更高的远程客机,也就是后来的“梦想客机”波音787,而目前波音787已有超过1400架飞机订单。

反观空客A380,不仅没有达到预计750多架的市场需求,在中国市场更是举步维艰,只有南方航空一家公司购买了5架A380。

南航的劫数

2011年,中国南方航空(南航)终于收到了迟到近3年的首架A380,原本的打算是想借助A380争取更多北京始发的国际航线权,可南航怎么也没料到,空客A380引进中国后会连续四年亏损,单是2012年便亏损了近2亿元,不仅拖累了南航的整体业绩,也使得南航的净利润在三大航末位。

但彼时,北京始发的国际航班大都被国航、东航攥在手里,南航想要从中分一杯羹哪有这么容易,更何况空域有限,南航的A380想要飞出国内航线就更难上加难。“成本高、收益不好,并不是飞机本身的问题,而与航线本身是否适合飞机机型、世界经济环境状况、人们的飞行意愿都有关。”南航机长刘烨在接受界面采访时表示。如今南航的5架A380共执飞4条航线,分别为广州-洛杉矶、广州-北京、广州-阿姆斯特丹及广州-悉尼,其中悉尼、阿姆斯特丹为季节性航线,也就是说A380除了洛杉矶这条国际航线是常年运行外,大部分时间仍在国内航线上打转。

更何况在中国能满足A380的起降及地面服务需求的机场寥寥可数,据AI财经社报道当初白云机场为了实现A380的停落,改造一个廊桥就投资了420万元。而随着中国航空业的发展,自2015年开始,不少航空公司大量开通了从二线城市往返国际一线城市的直飞航线,使用更多的是燃油经济性颇高的波音B787。

空客本想是借助南航打开中国市场,没想到却成了失败案例。民航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由于航线不丰富、没有足够的客流量支撑,国内航线飞行时间短,对A380这样的大飞机而言,不仅费油,且对发动机损耗极大。在A380开始运营后曾发生过机翼裂纹等现象,“这无形中加大了运营维护的成本,也使得南航的A380利用率较低,也就很难达到盈利。”上述人士称。

如今,A380宣布停产,对南航而言进一步加大了飞机的维护及配套运营的成本。不管是继续申请联运或是增加国际航线,要尽可能高效的运营A380也是摆在南航面前的现实难题。

空客断臂求生

停止交付生产A380的消息一传出,空客的股价便一路上涨。截至2月18日收盘,每股价格111.26欧元,另据空客发布的2018年全年综合财务业绩显示,2018年,空客共交付了800架民用飞机,营收近640亿欧元,同比2017年增长了8%;调整后息税前利润达到58亿欧元,远超2017年的32亿欧元。

而随着A220加入空客,空客的储备订单近7600架,综合储备订单价值高达4600亿欧元。汤姆·恩德斯预计如果世界经济和航空运输业持续增长且无重大起伏,2019年其调整后的息税前利润将比2018年增长约15%。有业内人士表示,没有了A380的“拖累”,空客便可以轻装上阵。

还好空客并没有将全部身家都压在A380上,2006年在发现双发宽体机的前景后,便开启了A350的研发,与同级别的飞机相比,A350在提高客机效率的同时,运营成本普遍降低了25%。由于空客已为A380付出了大量资金,使得第一架飞机于2013年才首飞成功,并获得市场的一致好评。而低耗油版本的A320占据了近60%的支线短程航线,一举拿下1500余架订单。

如今,根据民航局预测,航空业的重心正从四引擎大型机转向更小的宽体客机,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对波音B787、空客A350、A330等双引擎飞机青睐有加。空客也要根据市场需求,研发生产不至于亏损的订单,发挥每架飞机的商业价值,“弃车保帅”也是不得已为之。

不得不说,属于A380的时代结束了。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

网站地图 幸运大转盘 申博登入网址 菲律宾申博开户 申博代理
菲律宾申博娱乐管理网 太阳城申博娱乐官网 www.123msc.com 申博亚洲娱乐官网登入
澳门银河赌场 澳门金沙娱乐场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开户 申博娱乐 百家乐登入网址 太阳城网址
申博游戏平台 太阳城娱乐登入 777老虎机游戏 申博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