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天图投资:大消费玩家

2019-02-22 10:42 | 作者: 王雷生 来源:申博直营现金网

天图冯卫东-邓攀wangzhan

除了专注投资大消费领域,成立17年的天图也在开拓中国资本市场的新空间。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雷生   编辑丨马吉英   头图摄影 | 邓攀

 

2017年下半年无人零售风口骤起的日子,也是让冯卫东和同事们感到最焦虑的一段时间。

彼时短短几个月内50多位玩家入局无人货架和无人便利店,创投圈的巨头们也一个个砸下巨资进场,几个月时间融资金额累计超过50亿元,似乎满世界都是与无人货架相关的消息。

作为天图投资首席投资官兼CEO的冯卫东、负责早期基金的管理合伙人潘攀、负责PE基金的管理合伙人邹云丽等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是迅速出手还是按兵不动?

团队不停开会研究,每次分析的结论都是暂时不能投,但眼看一个个投资机构带着钱跑步入场。“我们反复问自己是不是漏了什么东西?为什么别人投那么多钱下去?”潘攀回忆当时的处境,“这让我们很焦虑。”

他找到进场的同行,想问问他们投进去到底是什么原因,结果发现别人也想找他聊聊,就想知道为什么天图还不投。

天图最终没有出手。半年之后的2018年初,无人货架泡沫破裂,大量企业出现撤点倒闭,天图躲过了一个大坑。

“专注、不跟风,不是说头部的机构在看什么他们也跟着看什么,在消费品领域确实很专业。”一位曾与天图投资人打过不少交道的FA投资经理评价道。

天图投资2018年半年报显示,到2018年上半年,天图管理了12只人民币基金和1只美元基金,管理资产规模约170亿元人民币,投资项目数约110个,其中既有周黑鸭、奈雪的茶、鲍师傅糕点、德州扒鸡、江小白、百果园、八马茶业等一批与吃喝相关项目,也包括了小红书、快看漫画、蘑菇街、笑果文化、瓜子二手车、贝乐英语等等大消费品牌。而它的长期目标,是建立最能代表消费升级的50家消费品企业长期组合。

除了专注投资大消费领域,天图也在开拓中国资本市场的新空间。

在成立的近17年时间里,它经历了从自有资金到社会化募资,从泛行业投资到专注消费品投资,再从PE到全链条基金,几乎是一个中国本土投资机构成长的样本。

拐点投资+深度投资

冯卫东其实判断自动售货机与办公室无人货架是成立的,但他要等待一个时机。

他将企业的发展划分为试错期、扩张期、进攻期与防御期,在试错期把重要的业务和模式做好验证,可标准化复制,向扩张期转变的点被他称为“拐点”,拐点投资也是天图最核心的投资策略之一。

这个点他曾在百果园身上看到。早在2009年左右,天图投资就曾联系过百果园董事长余惠勇,当时成立7年多的百果园已经开出100多家水果特许连锁专卖店,不过彼时余惠勇并没有融资的想法,就想依靠自己的力量慢慢发展。

等到2014年,中国生鲜电商出现爆发式发展,数据显示2013年国内生鲜电商市场同比增长率高达221.5%,2014年增速达到125.8%,余惠勇决定引入资本,加快发展节奏。也是在2014年,百果园一个配送中心失火,造成重大损失。

天图很快得到了百果园开始A轮融资的消息,他们通过中间人给余惠勇传话,大意是百果园需要多少资金天图一家就能搞定。“我当时以为是开玩笑。”余惠勇说。

很快冯卫东就带队前来协商条款,余惠勇这时发现坐在他面前的这家机构对百果园、竞争对手乃至整个行业都十分熟悉,更重要的是,当余惠勇给出价格时,天图几乎没有讨价还价,表示只要尽调的数据相符就接受开价。

接触天图之前,余惠勇曾跟其他资本有过接触,很多人都认为这个价格贵得不可思议,态度非常审慎,已经进入到尽调环节的四五家机构进展也非常缓慢。

第一次会谈后半个月,天图决定投资。2015年9月,在百果园对外宣布的4亿元融资中,天图投了3.5亿元。

百果园的融资官宣两三个月后,同样在深圳,有三家茶饮店同时开业,创始人彭心与丈夫赵林为它取名奈雪的茶。

而在此时,一直在研究咖啡与茶饮的潘攀与团队也正在寻找投资标的,他发现很长一段时间以奶茶店等为代表的一批企业,虽然很赚钱却不太重视品牌,很难持续,这意味着茶饮在中国很可能有大机会。

潘攀很快就联系上彭心,但跟百果园类似,彭心当时并没有融资的打算。潘攀此后就一直与他们保持着沟通,邀请创始人参加天图组织的课程培训,彼此交换对于行业的看法与对企业战略的思考,奈雪的茶也逐渐将不少核心数据与计划跟潘攀分享。

潘攀认为消费项目有自己的特点,首先普遍现金流很好,对于融资的需求也就不高;再者有些生意虽然有特别好的经营模型,却很难长大;第三,它永远会面临竞争。

聊了几个月之后,奈雪的茶开到第十家店,彭心决定开放融资。等候已久的天图迅速与奈雪的茶达成投资协议,2016年9月,天图向奈雪的茶注资近1亿元。

A轮投资结束时,新茶饮市场也在资本推动下成为小风口,奈雪的茶也进入快速发展期,但让彭心当时有些苦恼的是自己的茶叶品质虽然不错,但所用水果的品质和稳定性却一直达不到预期。天图随即撮合奈雪的茶与百果园合作,使彭心快速解决了水果供应链与渠道的问题。

发现拐点,在深度研究的基础上,对标的集中投入大额资金,并且长期持续进行投资,成为企业最重要的股东之一,这是天图另一个核心投资策略——深度投资。

A轮投资3.5亿元后,天图在后来也陆续追加了百果园2.5亿元投资,是百果园创始人团队之外最大的股东。

冯卫东透露,天图投资的风格跟创始人、董事长王永华券商出身有关。在股票投资中,看准之后重仓买进才有可能获得丰厚回报。2010年,天图投资周黑鸭,曾一度获得十几倍账面回报,但自2015年周黑鸭在港股上市至今,天图没有进行任何减持。

在邹云丽看来,在百果园项目的投资中,天图不仅抓住了百果园发展的拐点,当时竞争格局已经明朗,百果园处在领先位置,更重要的是投资后与企业密集的互动。

在天图的建议下,2015年11月,拿到A轮融资后的百果园并购了果多美,后者也是天图投资的项目,此后又相继并购南京、宁波等多家水果连锁品牌。2016年12月,天图协助百果园并购了线上生鲜电商平台一米鲜,补齐了线上环节。

2015~2017年,百果园销售额分别达到30亿元、60亿元、84亿元,并在2018年销售额突破了100亿元,线上销售额达到20亿元。

余惠勇称,现在有困难第一个会想到天图。百果园曾在一桩并购案已经确定时,出现资金缺口,余惠勇找到天图,通过短期过桥资金等过了关。

同时,百果园也在给天图的投资布局输出建议,比如建议天图投资水果产业链项目。在百果园担任董事的潘攀聊下来后发现,这的确是一个痛点,就寻找到了做水果集采平台的果联科技。

2019年1月,天图投资在果联科技天使轮投资1000万元,百果园成为战略支持方,余惠勇担任首席顾问。

从宽泛到专业

王永华有时会用“草根出身”来描述天图投资,形容天图以自有资金起家,跟IDG、华平、深创投、软银亚洲、红杉等最早一批有国外美元背景或国资背景的机构不同。

然而在外界看来,王永华的背景并不草根,在与冯卫东一起创立天图创业(天图投资前身)前,王永华曾任南方基金管理公司副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南方证券投行部总经理。

辞职赴美留学并接触到风险投资后,王永华选择投资作为自己新的方向。然而天图在成立后方向并不明确,甚至曾尝试过投资小煤矿、小水电站,发现完全不是自己所擅长的事情,于是把方向专注在股权投资。

一直到2008年之前,用自有资金“练手”的天图主要以Pre-IPO项目为主,运气不错的天图在2006年6月赶上A股重启新股发行,以及2007年牛市,参与的荣信股份等Pre-IPO项目获利颇丰。

但股市在2007年10月迅速下跌,2008年9月,新股再次暂停发行。2009年,天图开始对外募集基金,进行机构化管理,但投资没有完全聚焦,对外介绍时选择消费、清洁技术、先进制造和TMT四个非常宽泛的领域。

2010~2011年,全民PE时代到来,项目估值被不断抬高,PE的获利空间被大大压低。

“机会驱动型的投资,基本上就是来什么项目再去研究什么行业,所以不可能有太深入的研究,可能观察不到行业的一些盲点或风险点。”邹云丽回忆,团队渐渐明白只有走专业化才是出路。

天图曾投资的无线固话终端公司、芯片技术公司遇到的大坑也让团队反思,冯卫东与同事们意识到以技术为竞争壁垒的公司,自己其实是看不懂的。

团队在梳理案例时也发现,自己投资的消费类项目表现却非常稳定,很少血本无归,而且以消费方式、品牌等为主的公司,也是证券、咨询、会计等背景出身的团队能够看得懂的。而团队想要学习的巴菲特,主要做的就是与消费相关的价值投资,因为看得懂也就拿得住。

2011年下半年,经过大大小小的周例会、策略研讨会,天图决定专注消费品领域的投资。当时有项目已经推到投委会,却被告知投资策略与方向变了,不再推这类项目,免不了拍桌子。

“策略研究清楚以后,不断地否项目,有的人否了就不推了,但有的人觉得行业不错,再继续推。最后完全转成只推大消费的项目,最少有一年左右的时间。”邹云丽回忆,“对于很多人而言的确是蛮痛苦的过程。”

快与慢

2012年,转向专业化投资后不久,天图决定募集第一期美元基金。

在邹云丽看来,这样的改变对天图非常重要,它让天图的气质更加接近于“人民币基金中偏美元基金思维”。与人民币基金相比,美元基金更加关注日活月活等运营指标,以及一些竞争非常激烈但公司呈现指数级增长的互联网项目。

天图投资第一期美元基金在2014年3月设立,认缴规模为1.13亿美元。资料显示,不久天图便陆续投资了美味不用等、51信用卡、蘑菇街、小红书、闪送等项目。据了解,天图第二期美元基金也已在2018年成立,这一年也传出天图以美元投资瓜子二手车、作业帮的消息。

邹云丽表示,天图的美元基金采取的策略与人民币基金有些类似,投资C轮及C轮以后、成熟度比较高、竞争格局也比较明确的项目,每一笔投资的数额较大,导致投资的数量偏小,“把有限的子弹用到最好的资产上面去”。

尽管从2011年下半年就转向消费品投资,冯卫东坦承最初对于消费的概念并不明确,资料显示在那两年天图的项目包括洗衣、服饰、珠宝、餐饮、教育、医疗器械、电子支付等等类型。2013年底,网络上也第一次出现了冯卫东阐述的天图对于消费品的定义,即通过自主品牌左右消费者选择的产品和服务。

到2014年左右,一直研究定位理论的冯卫东发展出了“品类三界”的理论,认为品类可以分为产品品类、渠道品类与导购品类三种,而企业价值=品类价值×品牌地位×团队能力。

2017年,天图成立了VC、PE和并购及控股投资事业部。在每一个产品线的发展上,天图实现“赛马”机制,各个事业部独立发展壮大。

2017年7月,天图投资宣布成功招揽曾将哈根达斯、湾仔码头等品牌引入中国的美国通用磨坊全球高级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朱玺及其团队。朱玺担任天图投资管理合伙人,负责并购业务,成为六大管理合伙人中唯一一名空降成员。

2月27日,天图投资还将宣布成立天使基金,这意味着天图将成为天使、VC、PE和并购的全链条基金。

眼下PE依然是天图最大的产品线,并购与VC规模相当。资料显示,2018年并购及控股事业部也已经开始行动,并购了一家小型乳品企业。

冯卫东对于并购控股的发展节奏并不着急。“以安全为前提,我们不追求冒进,这是一个很长远的事情,马拉松的比赛没必要用百米的速度来冲刺。”冯卫东说,“有的时候不怕慢,只要你一直都在前进,中间不摇摆,过几年之后再看,这个效果就出来了。”

天图也曾与被投企业有过发展速度的约定,后来发现这些“其实都是错误的,必须根据商业内在规律来,没必要硬性要求他们达到某个速度”。

但在潘攀看来,速度也越来重要,大批创业者与机构在近两年进入到消费领域,出现大的消费平台和消费品牌的窗口期变得越来越短。他也尝试与创业企业沟通,希望他们可以“在更短时间内更快速地发展变化”,与此相对应的,天图自己也要变快。

不过有时也会遇到一些烧钱扩张、厮杀激烈、行业竞争格局不明、很难判断谁能跑出来的项目,天图会选择“等一等”。

但硬币总有两面,这种策略之下天图躲过了无人货架这类泡沫,但也错过了拼多多等在微信生态中成长起来的一波公司。潘攀分析是在线上流量研究方面出了一些问题,没有想清楚,选择了观察。

“我们有时候在没有想得特别清楚的时候,显得特别保守,或者是反应速度太慢。”潘攀似乎有些遗憾,“有些我宁愿没躲过去,把那些机会(如拼多多)抓住。”

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失,2016年之后,越来越多的投资人与创业者开始把注意力放到消费赛道,机遇是有更多优秀的项目和创业者可供投资,挑战则是某些项目的争抢愈发激烈。

而在消费领域,冯卫东表示未来天图将会关注五个方面,一是食品、饮料、餐饮等大食品领域,二是装修、家具、房屋租赁等与住相关的大家居项目,第三和第四分别是教育、医疗,第五则是可能将会发生很多新变化的零售。

“我们还在进一步聚焦,这些基本上是万亿级的赛道。”冯卫东说。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

网站地图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棋牌游戏 申博娱乐注册 幸运大转盘
申博正网开户登入 太阳城代理 申博平台网登入 申博在线充值登入
菲律宾申博开户 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太阳城注册 菲律宾太城申博
ag国际馆 申博太阳城注册 太阳城申博官网 申博开户
太阳城申博官网 现金网百家乐 申博直营网 澳门新葡京赌场